搜尋此 Blog

Loading...

Thursday, November 27, 2008

真 心 英 雄   明 利 粥 店



放大
何 文 田 愛 民 是 典 型 舊 式 公 屋 , 建 於 1973 年 , 屋 樓 下 佈 滿 舊 式 商 店 , 居 民 七 成 以 上 的 老 人 家 , 走 進 屋 公 園 , 碰 口 碰 面 都 是 上 了 年 紀 的 公 公 婆 婆 。
「 好 多 鋪 頭 都 執 咯 , 租 約 期 滿 嘛 ! 以 前 商 場 入 面 有 間 麗 斯 餐 廳 , 而 家 變 大 快 活 , 佢 附 近 仲 有 間 民 天 酒 樓 , 都 冇 埋 ! 我 一 早 打 定 輸 數 冇 得 做 喇 , 好 在 後 尾 業 主 肯 續 租 兩 年 , 咪 做 住 先 ! 」 冬 菇 亭 內 明 利 粥 店 的 老 闆 李 松 興 說 。
四 個 月 前 , 明 利 因 租 約 到 期 , 走 到 結 業 邊 緣 , 李 打 算 重 操 故 業 , 做 回 的 士 司 機 , 怎 知 卻 意 外 獲 得 一 筆 獎 金 , 疏 財 仗 義 的 他 沒 想 過 為 自 已 籌 謀 , 反 而 決 定 每 天 免 費 向 長 者 送 贈 粥 品 、 小 吃 , 結 果 登 上 報 章 頭 條 , 一 石 激 起 千 重 浪 , 名 不 經 傳 的 小 粥 店 , 做 夢 也 想 不 到 , 這 舉 措 , 感 染 了 無 數 人 , 也 悄 悄 改 變 了 自 己 的 命 運 。

沒 所 謂 ‧ 李 老 闆

開 業 二 十 多 年 , 明 利 像 冬 菇 亭 一 樣 , 是 很 多 愛 民 人 的 集 體 回 憶 , 可 是 , 多 年 來 光 顧 的 都 是 街 坊 , 很 少 有 區 外 人 知 道 , 亦 極 少 傳 媒 來 採 訪 。
不 過 , 自 從 上 個 月 李 松 興 免 費 派 粥 的 事 在 網 上 曝 光 後 , 它 就 火 速 「 紅 」 起 來 , 先 是 《 蘋 果 日 報 》 以 頭 條 全 版 報 道 了 , 之 後 連 港 台 、 商 台 、 無 都 來 採 訪 , 每 天 都 有 區 外 人 專 程 來 幫 襯 。

zoom

zoom


粥 店 雖 多 了 人 認 識 , 可 李 的 生 活 卻 沒 有 半 點 改 變 , 從 早 到 晚 , 他 都 要 在 店 開 工 , 主 要 負 責 打 點 樓 面 , 亦 會 幫 夥 計 們 一 起 煮 粥 、 炒 麵 、 切 , 甚 麼 也 做 , 早 上 六 點 來 找 他 , 他 正 忙 於 準 備 「 免 費 粥 」 。
「 以 前 冇 咁 忙 , 而 家 朝 朝 早 要 煮 埋 俾 的 老 人 家 食 , 咪 忙 ! 不 過 冇 所 謂 啦 , 橫 掂 煮 開 , 咪 順 便 煮 埋 , 多 幾 個 人 食 多 幾 雙 筷 ! 」
邊 煮 粥 邊 落 單 , 做 到 汗 流 浹 背 的 李 說 。
雖 是 免 費 粥 , 可 他 一 點 都 不 馬 虎 , 煮 時 除 了 會 不 停 攪 動 以 防 煮 焦 外 , 還 會 將 整 隻 鮮 雞 放 進 粥 , 增 加 鮮 味 。
粥 煮 好 後 , 他 會 捧 到 一 張 大 圓 上 , 奉 上 油 器 、 炒 麵 、 腸 粉 等 小 食 , 再 安 排 等 候 的 老 人 家 入 來 吃 。
每 煲 粥 有 十 多 人 分 量 , 吃 完 一 班 又 一 班 , 如 是 者 從 七 點 一 直 做 十 一 點 , 每 朝 早 平 均 要 送 出 十 四 五 煲 粥 及 三 四 十 碟 小 食 。
採 訪 日 , 未 夠 七 點 , 已 有 廿 多 個 老 人 家 在 明 利 外 等 候 , 一 見 李 準 備 好 食 物 , 即 一 湧 而 上 , 爭 霸 個 好 位 置 。
「 唔 使 急 … … 唔 使 急 , 婆 婆 , 不 如 等 下 一 輪 先 啦 … … , 慢 慢 食 , 慢 慢 , 人 人 有 份 … … 人 人 有 得 食 ! 」 李 邊 維 持 秩 序 邊 說 。

zoom
每 天 未 夠 七 點 , 就 有 人 來 排 等 免 費 早 餐 。

zoom
採 訪 日 , 有 朋 友 來 幫 襯 並 捐 款 。


這 善 舉 開 始 至 今 已 有 四 個 多 月 , 起 初 沒 有 太 多 人 知 道 , 李 只 在 店 旁 的 牆 上 貼 了 一 張 簡 單 的 小 告 示 , 後 來 一 傳 十 , 十 傳 百 ,
來 的 人 竟 愈 來 愈 多 , 才 漸 漸 被 人 留 意 。 到 了 最 近 , 香 港 受 金 融 海 嘯 沖 擊 , 經 濟 急 轉 直 下 , 他 的 無 私 遂 在 「 時 勢 做 英 雄 」 下 成 為 大 新 聞 。
「 咩 無 私 呀 ? 係 咁 租 約 未 傾 掂 , 諗 住 冇 得 做 落 去 咯 , 咪 打 算 用 積 蓄 買 架 的 士 搵 食 ! 點 知 後 尾 租 約 傾 掂 不 特 止 ,
仲 中 埋 車 行 抽 獎 , 有 成 五 條 金 條 , 幾 開 心 呀 ! 本 來 無 打 算 拎 出 , 不 過 有 日 見 個 阿 婆 , 買 碗 三 蚊 粥 都 要 逐 毫 子 逐 毫 子 湊 夠 , 好 可 憐 !
咪 決 定 賣 一 條 用 派 粥 , 諗 住 派 幾 個 禮 拜 咋 , 開 頭 我 要 佢 出 示 長 者 卡
點 知 愈 愈 多 人 , 後 尾 都 費 事 睇 , 求 其 個 樣 似 老 人 家 都 算 咯 。 不 過 而 家 記 者 講 一 講 , 想 停 都 停 唔 到 ,
條 金 條 就 用 完 喇 , 不 過 算 啦 , 大 家 咁 熱 心 , 我 賣 多 幾 條 又 有 乜 所 謂 。 」 李 不 以 為 然 地 說 。

zoom
怕 老 人 家 企 得 辛 苦 , 他 特 地 買 了 膠 椅 給 他 們 坐 。

zoom
人 們 捐 來 的 錢 , 他 全 部 清 楚 寫 在 牆 上 。



zoom
他 很 愛 的 士 , 連 結 婚 的 花 車 也 用 的 士 。
小 小 善 舉 , 他 不 以 為 意 , 只 是 傳 媒 一 曝 光 , 就 引 起 迴 響 , 街 坊 、 朋 友 知 道 後 , 很 多 人 自 發 捐 來 不 同 物 資 , 有 人 送 水 果 , 有 人 送 米 、 送 肉 、 送 鮑 魚 、 燕 窩 、 花 膠 , 經 傳 媒 褒 揚 後 , 更 有 人 送 錢 , 寄 支 票 來 , 有 客 人 會 趁 他 不 為 意 , 放 下 千 元 鈔 票 , 然 後 一 支 箭 跑 掉 。
人 們 的 善 心 , 傳 媒 的 熱 心 , 教 他 感 到 很 高 興 , 但 亦 令 他 很 難 為 , 為 怕 給 附 近 的 同 行 說 他 搏 出 位 、 搶 生 意 , 他 不 敢 光 顧 其 他 餐 廳 , 吃 早 餐 只 能 到 大 快 活 , 每 天 又 要 在 店 外 張 貼 告 示 , 將 捐 款 的 結 餘 、 開 支 清 楚 列 出 , 晚 上 放 工 回 家 後 ,
還 要 與 老 婆 一 起 清 理 燕 窩 、 浸 花 膠 , 工 作 比 從 前 更 忙 。
「 日 日 都 有 人 捐 , 咁 搞 法 , 都 唔 知 要 派 到 幾 時 , 而 家 晚 晚 都 要 心 機 計 數 , 唔 係 第 二 時 話 我 貪 錢 咪 大 鑊 ?
政 府 話 喎 , 唔 係 慈 善 機 構 唔 可 以 接 受 捐 款 , 問 佢 應 該 點 樣 處 理 , 佢 又 答 唔 到 , 惟 有 自 己 搞 掂 。 老 人 家 未 必 識 得 煮 燕 窩 、 花 膠 , 咪 煮 埋 俾 佢 , 麻 煩 , 不 過 唔 使 講 到 我 好 似 聖 人 咁 喎 ! 我 細 個 陣 , 好 多 人 都 係 咁 啦 ! 」 李 認 真 地 說 。
這 副 樂 於 助 人 又 慷 慨 的 性 格 , 是 他 從 小 培 養 出 來 的 , 今 年 五 十 六 歲 的 李 生 於 一 個 清 貧 的 東 莞 人 家 庭 , 有 五 個 兄 弟 姊 妹 , 父 親 做 過 小 販 、 行 船 等 , 母 親 是 家 庭 主 婦 , 一 家 八 口 生 活 在 九 龍 城 寨 的 天 台 木 屋 , 為 了 幫 補 家 計 , 他 中 二 就 輟 學 , 做 過 地 盤 、 搬 運 、 廚 房 , 後 來 做 了 的 士 司 機 。
1986 年 , 愛 民 冬 菇 亭 招 租 , 曾 經 在 粥 店 打 工 的 父 親 想 搞 點 小 生 意 , 他 於 是 賣 了 的 士 , 用 盡 積 蓄 創 辦 明 利 , 怎 知 開 業 不 久 , 父 親 就 中 了 風 , 要 由 他 獨 個 兒 把 店 子 撐 到 今 天 。
這 一 生 , 他 吃 過 不 少 頭 , 但 也 受 過 不 少 恩 惠 , 「 人 生 就 係 咁 啦 , 以 前 邊 個 未 捱 過 苦 , 你 幫 我 , 我 幫 你 , 咪 一 樣 捱 到 過 去 !
冇 求 咩 回 報 ! 講 真 , 我 最 鍾 意 都 係 的 士 , 唔 係 為 老 竇 , 都 未 必 做 粥 店 。 不 過 , 為 人 有 乜 所 謂 , 以 前 我 老 竇 仲 勁 呀 , 見 人 冇 飯 開 , 寧 願 自 己 食 少 餐 , 都 要 送 米 俾 人 。 九 二 年 , 粥 店 火 燭 , 隔 籬 校 服 店 老 闆 即 刻 捧 五 十 萬 俾 我 應 急 呀 , 細 個 陣 , 屋 企 俾 颱 風 吹 爛 同 學 夾 錢 俾 我 維 修 , 其 實 佢 個 個 都 係 窮 , 咁 至 叫 偉 大 嘛 , 我 今 日 做 濕 濕 碎 啦 ! 」 在 火 爐 旁 煮 粥 李 滿 在 不 意 地 說 。
那 粥 在 他 不 停 攪 動 下 , 變 得 愈 來 愈 綿 , 並 散 發 出 朕 朕 米 香 , 最 後 變 成 一 頓 美 味 的 早 餐 , 溫 飽 每 一 個 到 來 的 老 人 家 。


盡 力 幫 ‧ 老 闆 娘


zoom
在 明 利 , 每 天 早 上 , 當 李 松 興 落 力 煮 粥 時 , 他 老 婆 李 太 就 會 做 炸 兩 , 拉 腸 粉 , 有 時 還 要 幫 樓 面 落 單 、 收 銀 , 兩 人 各 有 各 忙 , 沒 甚 麼 交 流 , 就 算 看 到 丈 夫 忙 招 呼 老 人 家 , 李 太 亦 很 少 幫 忙 。 「 我 都 想 幫 佢 手 , 但 顧 得 邊 就 顧 唔 到 呢 邊 , 間 鋪 仲 要 做 其 他 客 生 意 嘛 , 我 睇 實 呢 邊 , 佢 先 至 可 以 抽 身 煮 粥 俾 佢 嘛 。 」 李 太 邊 切 炸 兩 邊 說 。



zoom
一 大 疊 碗 , 見 證 免 費 粥 的 墟
李 太 , 今 年 五 十 來 歲 , 年 輕 時 是 電 子 廠 女 工 , 後 來 經 親 友 介 紹 , 與 李 松 興 結 了 婚 , 生 了 兩 個 兒 子 , 明 利 開 業 後 , 她 就 一 邊 照 顧 孩 子 , 一 邊 幫 丈 夫 打 理 生 意 , 雖 然 李 松 興 做 善 事 上 了 頭 條 , 她 卻 沒 有 一 絲 的 大 驚 小 怪 。
「 佢 份 人 就 係 咁 喇 , 由 我 識 佢 到 而 家 都 係 咁 , 為 人 為 到 底 , 送 佛 送 到 西 , 以 前 的 士 陣 , 客 唔 記 得 帶 銀 包 , 佢 會 唔 收 錢 , 遇 到 病 人 , 仲 會 扶 埋 佢 入 醫 院 , 架 的 士 就 咁 放 係 路 邊 , 如 果 唔 見 都 唔 知 點 算 , 真 係 俾 佢 感 激 死 。 」 李 太 沒 好 氣 地 說 。
丈 夫 樂 於 助 人 的 性 格 有 時 會 把 她 氣 壞 , 年 輕 時 兩 口 子 曾 經 也 為 此 吵 過 架 , 可 最 後 還 是 說 不 過 他 。
「 佢 成 日 講 , 話 幫 人 係 一 種 福 氣 喎 , 咩 … … 人 為 善 , 福 雖 未 至 , 禍 已 遠 離 , 到 而 家 我 都 唔 係 好 明 。 不 過 , 後 尾 學 佢 咁 幫 人 , 原 來 真 係 幾 開 心 ! 佢 講 得 , 仔 女 已 經 出 晒 身 , 夠 食 夠 住 咪 得 , 幫 人 有 乜 所 謂 ? 」 李 太 道 出 她 從 丈 夫 身 上 領 悟 到 的 道 理 。


為 了 支 持 丈 夫 , 她 做 事 非 常 落 力 , 像 腸 粉 , 從 前 由 一 個 老 師 傅 拉 , 後 來 老 師 傅 退 了 休 , 就 改 了 用 交 來 貨 , 她 覺 得 人 家 做 的 水 準 不 穩 定 , 又 沒 米 香 , 就 買 來 磨 米 機 , 每 天 與 女 工 們 一 起 磨 米 做 腸 粉 。
她 同 時 負 責 買 材 料 及 管 數 , 手 腳 飛 快 , 頭 腦 精 明 , 一 看 到 牛 肉 用 完 , 立 即 就 跑 到 對 面 街 市 買 。
米 商 送 米 來 , 麵 廠 送 麵 來 , 她 一 看 就 知 分 量 有 沒 有 錯 , 對 這 些 , 李 松 興 很 少 理 會 , 全 都 交 由 她 作 主 。
「 佢 唔 理 好 過 理 ! 去 街 市 買 , 佢 唔 講 價 , 人 話 幾 多 , 佢 就 俾 幾 多 , 話 少 少 錢 唔 使 同 人 計 得 咁 清 楚 喎 !
錢 係 唔 多 , 但 呢 度 一 度 一 , 就 好 多 喇 , 做 善 事 就 話 冇 所 謂 者 , 做 生 意 唔 得 嘛 。 」 李 太 說 。
雖 然 明 利 做 的 是 屋 生 意 , 食 物 賣 得 不 貴 , 但 李 太 買 料 也 很 講 究 , 像 米 , 用 的 是 貴 價 的 金 鳳 牌 泰 國 米 , 牛 、 雞 、 魚 都 是 新 鮮 貨 , 從 不 用 較 平 的 雪 藏 貨 , 連 做 腸 粉 的 蝦 米 都 是 較 貴 的 大 蝦 米 。
「 我 以 前 講 過 用 中 價 , 佢 梗 唔 肯 啦 , 話 咁 樣 即 係 呃 人 喎 , 話 生 滾 粥 就 一 定 要 用 新 鮮 滾 喎 , 佢 就 係 咁 老 實 喇 !
一 分 貨 就 賣 一 分 錢 ! 從 來 唔 會 偷 雞 , 不 過 老 實 都 好 , 咁 多 年 佢 都 好 錫 我 同 仔 女 , 好 顧 家 ! 所 以 佢 做 咩 我 都 會 支 持 佢 , 好 似 派 粥 咁 , 開 始 我 都 覺 得 慷 慨 得 滯 , 而 且 會 多 好 多 工 夫 做 , 但 最 後 都 接 受 , 佢 開 心 , 我 辛 苦 少 少 又 有 乜 所 謂 ! 」 李 太 堅 定 不 移 地 說 。

食 在 明 利


zoom
炒 麵 $7
麵 用 本 地 麵 廠 出 品 , 炒 得 鬆 散 爽 口 , 銀 芽 甚 多 , 豉 油 味 均 勻 。

zoom
油 炸 鬼 $4
何 時 來 食 都 熱 辣 香 脆 , 不 過 油 膩 。

zoom
艇 仔 粥 $14
用 料 多 又 新 鮮 , 且 加 了 牛 肉 碎 , 味 道 豐 富 , 粥 底 很 夠 味 。

zoom
及 第 粥 $20
最 近 才 推 出 , 豬 雖 不 是 黃 沙 , 但 煮 得 爽 而 有 香 。

zoom
白 粥 $5
凌 晨 一 點 就 開 始 煲 , 口 感 綿 滑 , 有 米 香 。


夥 計 們 ‧ 一 條 心

明 利 做 的 雖 是 屋 街 坊 生 意 , 可 李 松 興 為 人 老 實 , 廿 多 年 都 是 用 傳 統 方 式 經 營 , 出 品 從 不 馬 虎 , 大 部 分 食 物 都 是 由 他 與 老 婆 , 及 一 班 夥 計 親 手 炮 製 。

zoom
東 哥

zoom
肥 仔

zoom

zoom
燕 姐


炒 麵 的 東 哥 是 其 中 之 一 , 他 是 廣 西 人 , 十 七 歲 來 港 , 在 明 利 做 了 二 十 年 。 他 做 事 落 力 , 看 他 炒 麵 就 知 道 ! 從 早 上 七 點 到 午 市 , 炒 完 一 輪 又 一 輪 , 動 作 又 快 又 有 勁 , 把 麵 炒 得 鬆 散 , 味 道 均 勻 , 李 松 興 笑 他 , 有 時 太 落 力 , 更 會 炒 得 一 地 都 是 。
「 你 唔 好 笑 啦 , 以 前 唔 熟 手 嘛 ! 而 家 唔 會 喇 , 識 得 用 陰 力 嘛 ! 炒 麵 就 梗 係 要 用 力 炒 至 好 食 , 如 果 唔 係 會 黐 埋 一 , 仲 有 呀 , 要 分 開 逐 少 逐 少 炒 , 預 早 炒 定 一 大 堆 , 下 面 會 唔 夠 乾 身 , 所 以 咪 要 成 日 炒 。 」 東 哥 邊 炒 麵 邊 說 。
他 從 前 在 大 陸 是 農 民 , 讀 初 中 時 , 曾 參 加 過 體 操 隊 , 身 體 很 結 實 , 後 來 申 請 來 港 與 父 母 團 聚 , 沒 有 再 升 學 , 亦 沒 有 再 玩 體 操 , 反 而 做 了 炒 麵 師 傅 , 夏 天 時 , 日 日 炒 到 大 汗 疊 細 汗 。
「 有 時 都 幾 辛 苦 , 不 過 大 陸 耕 田 咪 仲 辛 苦 , 做 人 梗 係 有 得 有 失 , 度 炒 麵 幾 好 呀 , 話 晒 有 一 門 手 藝 ! 以 前 我 邵 氏 飯 堂 做 過 , 諗 住 前 途 好 嘛 , 不 過 做 一 年 就 返 , 呢 度 做 穩 陣 嘛 , 萬 事 有 商 量 , 呢 幾 年 愛 民 好 多 人 搬 走 , 生 意 唔 好 , 李 生 都 唔 炒 人 , 寧 願 由 朝 七 晚 七 改 做 廿 四 小 時 營 業 , 將 員 工 分 兩 更 , 希 望 個 個 有 工 返 。
開 頭 佢 話 免 費 派 粥 , 我 心 面 唔 同 意 , 點 解 要 做 蝕 本 生 意 ? 不 過 後 尾 都 諗 通
你 睇 公 公 婆 婆 , 好 多 人 十 蚊 要 食 幾 日 , 相 比 之 下 , 我 已 經 好 好 , 做 乜 唔 支 持 ? 」 東 哥 認 真 說 。

zoom
與 人 為 善 、 和 氣 生 財 , 常 貼 在 牆 上 。

zoom
肥 仔 煲 的 粥 , 落 足 心 機 , 又 綿 又 香 。


與 東 哥 一 同 做 食 物 的 還 有 余 氏 兄 妹 , 哥 哥 叫 肥 仔 , 負 責 煮 粥 , 妹 妹 叫 阿 燕 , 專 做 油 炸 鬼 , 他 們 都 是 肇 慶 人 , 肥 仔 十 八 歲 來 港 打 工 , 從 明 利 開 業 做 到 今 天 , 為 人 實 幹 沉 默 , 說 話 一 句 止 半 句 完 , 整 天 只 懂 埋 頭 苦 幹 , 阿 燕 就 較 健 談 , 一 開 口 就 說 過 不 停 。
「 鬼 咩 , 佢 凌 晨 一 點 就 要 起 身 煲 粥 , 仲 要 企 係 個 咁 熱 粥 檔 , 好 嘛 , 仲 邊 有 心 機 講 ! 放 假 同 佢 兩 個 女 玩 , 咪 生 猛 晒 ! 」 阿 燕 指 哥 哥 說 。
阿 燕 是 新 移 民 , 來 了 香 港 未 夠 十 年 , 說 話 還 帶 鄉 音 , 她 與 做 地 盤 散 工 的 丈 夫 及 三 子 女 住 在 土 瓜 灣 , 工 作 之 餘 , 回 家 還 要 洗 衫 煮 飯 , 照 顧 子 女 。
起 初 在 區 內 食 店 做 樓 面 , 但 來 了 明 利 , 一 做 就 七 年 , 天 天 長 途 跋 涉 到 愛 民 上 班 。
「 唔 係 好 遠 , 都 唔 使 轉 車 ! 以 前 我 土 瓜 灣 做 係 方 便 , 但 個 老 闆 好 鍾 意 鬧 人 , 仲 成 日 叫 我 做 大 陸 妹 , 咪 唔 做 。 呢 度 個 老 闆 就 唔 會 咁 , 我 唔 識 炸 油 炸 鬼 , 佢 會 慢 慢 教 , 搓 麵 粉 幾 時 要 落 多 水 , 幾 時 要 落 少 水 , 佢 都 會 話 我 知 。 」 阿 燕 滿 懷 感 激 地 說 。
從 前 , 她 沒 有 甚 麼 技 能 , 但 在 明 利 做 了 七 年 , 已 變 成 熟 手 , 邊 搓 麵 粉 邊 炸 油 炸 鬼 , 一 個 人 就 能 「 搞 掂 」 油 炸 檔 。 初 初 上 手 , 她 很 識 走 精 面 , 油 炸 鬼 會 炸 定 一 大 堆 慢 慢 賣 , 慳 水 又 慳 力 , 可 今 日 她 卻 是 逐 少 地 炸 , 每 次 不 過 二 三 十 條 , 待 賣 完 了 才 再 做 , 早 上 任 何 時 段 來 吃 , 都 甘 香 鬆 脆 , 味 道 拍 得 住 不 少 老 師 傅 。
「 同 退 休 個 老 師 傅 比 , 我 仲 係 爭 , 不 過 我 會 繼 續 努 力 , 呢 度 做 點 到 你 唔 勤 力 , 個 個 都 唔 偷 懶
好 似 我 阿 哥 咁 , 從 來 唔 遲 到 ! 人 有 自 尊 嘛 , 我 都 唔 想 俾 人 覺 得 我 懶 散 。
個 老 闆 仲 要 咁 為 得 人 , 講 真 , 如 果 俾 我 , 一 定 唔 捨 得 賣 派 粥 , 不 如 打 條 金 鏈 俾 自 己 戴 好 過 , 所 以 佢 叫 我 炸 多 幾 條 油 炸 鬼 俾 老 人 家 食 , 我 梗 係 冇 所 謂 啦 ! 」 阿 燕 直 話 直 說 。
做 油 炸 鬼 之 餘 , 阿 燕 一 有 空 , 還 會 幫 手 收 銀 , 且 「 轉 數 」 很 快 , 很 少 計 錯 數 , 食 物 的 價 錢 都 記 得 一 清 二 楚 。
「 我 後 生 記 性 好 嘛 , 咪 幫 ! 呢 度 數 好 濕 碎 食 好 平 , 全 部 都 係 三 五 七 蚊 , 我 入 做 冇 幾 耐 , 撞 正 沙 士 , 生 意 唔 好 , 老 闆 仲 減 價 , 全 部 老 人 家 都 有 半 價 , 仲 一 直 做 到 而 家 , 所 以 數 好 難 計 ! 」
阿 燕 說 後 , 轉 個 身 又 走 了 去 埋 單 , 跟 又 開 始 炸 油 炸 鬼 , 手 腳 又 勤 又 快 , 直 把 粥 店 當 成 自 己 的 生 意 。


還 有 , 老 顧 客 黎 婆 婆


zoom
東 哥 、 肥 仔 、 阿 燕 做 的 食 物 款 式 及 口 味 很 傳 統 , 這 麼 多 年 來 都 很 受 愛 民 老 人 家 們 歡 迎 , 所 以 顧 客 有 五 成 來 自 老 人 家 , 今 年 七 十 歲 的 黎 婆 婆 是 擁 躉 之 一 , 她 住 在 愛 民 , 差 不 多 每 天 都 來 吃 粥 。
自 從 李 松 興 開 始 送 粥 後 , 她 亦 不 執 輸 , 改 吃 免 費 粥 , 不 過 , 最 近 她 已 減 少 了 次 數 , 一 星 期 只 來 吃 兩 三 天 , 其 他 日 子 就 自 己 付 錢 吃 。
「 開 頭 我 覺 得 好 數 架 , 咪 日 日 , 後 尾 見 到 的 人 為 碗 粥 , 晨 咁 早 就 排 隊 , 咁 咪 費 事 日 日 , 講 真 , 呢 度 窮 過 我 人 有 好 多 , 有 老 人 家 已 經 冇 屋 企 人 照 顧 , 生 活 都 係 靠 份 生 果 金 , 相 比 之 下 , 我 不 知 好 幾 多 , 佢 仲 需 要 碗 粥 啦 ! 」 黎 婆 婆 說 。
她 吃 粥 之 餘 , 有 時 還 在 場 幫 手 維 持 秩 序 , 看 到 有 人 排 隊 時 沒 位 坐 , 會 幫 手 拿 椅 子 , 人 多 時 , 又 會 叫 人 排 好 隊 , 有 一 些 老 人 家 還 不 知 明 利 送 粥 , 她 會 打 電 話 通 知 , 令 更 多 人 受 惠 。
「 哦 ! 幫 手 , 小 事 ! 」 人 人 一 件 小 事 , 就 構 成 一 件 大 事 , 李 老 闆 那 小 小 的 善 行 , 迴 響 還 真 大 !


明 利

地 址 : 何 文 田 愛 民 熟 食 亭
電 話 : 2712 1577
營 業 時 間 : 24 小 時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