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尋此 Blog

Loading...

Thursday, November 6, 2008

捨 與 不 捨   林 泰 興 粥 店



放大
興 建 是 為 了 拆 卸 、 製 造 是 為 了 摧 毀 ?
即 將 於 明 年 初 清 拆 的 牛 頭 角 下 , 命 運 已 定 , 不 論 是 住 客 或 商 戶 都 無 一 倖 免 。
一 條 老 的 結 束 , 對 我 這 等 同 是 屋 長 大 的 人 來 說 , 總 是 不 捨 。
但 對 於 既 是 住 客 ; 也 是 商 戶 的 林 泰 興 粥 店 始 創 人 來 說 , 拆 拆 鋪 是 其 次 , 他 心 中 一 直 記 掛 的 , 原 來 是 共 處 數 十 年 的 坊 眾 , 和 坊 眾 的 權 益 。
「 有 乜 理 由 雞 檔 都 賠 成 百 萬 , 我 就 得 十 幾 萬 一 間 ? 唔 合 理 嘛 ! 我 唔 做 都 無 所 謂 , 但 無 理 由 賠 少 少 就 算 數 , 好 多 商 戶 都 幾 十 歲 , 靠 筆 賠 償 過 下 半 世 ! 分 明 搵 我 笨 。 」 一 口 暴 烈 潮 音 的 林 伯 說 。
不 平 則 鳴 , 是 潮 州 人 率 直 的 性 格 , 於 是 年 屆 八 旬 的 他 , 挺 一 副 老 骨 頭 , 帶 領 坊 眾 走 上 前 線 , 兩 年 多 來 與 政 府 周 旋 , 爭 取 合 理 賠 償 。
明 年 今 日 , 老 屋 終 將 清 拆 , 一 切 人 事 紛 爭 灰 飛 煙 滅 。 但 坊 眾 會 記 得 , 這 曾 經 有 一 個 老 人 家 和 一 副 硬 骨 頭 , 傲 骨 崢 崢 , 最 終 還 是 拆 不 掉 。

不 是 林 泰 興

穿 過 牛 頭 角 下 第 九 座 那 著 名 的 食 巷 尋 找 林 泰 興 , 在 收 銀 處 遇 見 一 個 滿 口 潮 州 話 ; 正 與 鄉 里 打 牙 骹 的 老 伯 。
唔 … … 年 紀 特 徵 完 全 合 , 心 鎖 定 目 標 人 物 就 是 林 泰 興 , 趨 前 遞 上 名 片 , 老 人 家 禮 貌 地 還 我 一 張 , 卡 片 上 的 名 字 , 不 是 林 泰 興 , 而 是 林 閣 。
「 哈 ! 人 人 以 為 我 叫 林 泰 興 , 其 實 林 泰 興 是 鋪 名 , 我 叫 林 閣 。 我 改 鋪 名 時 怕 人 聽 錯 , 所 以 才 取 名 林 泰 興 , 泰 興 泰 興 易 讀 易 記 嘛 ! 」
潮 州 人 改 鋪 名 , 取 其 意 頭 。 無 論 米 鋪 或 是 雜 貨 鋪 , 不 是 泰 X 便 是 X 興 , 林 閣 便 索 性 將 二 者 合 一 , 取 其 富 泰 與 生 意 興 隆 之 意 。
林 泰 興 創 於 五 十 年 代 , 本 是 佐 敦 谷 福 華 村 一 間 石 屋 鋪 頭 仔 , 不 賣 粥 , 賣 米 。
林 閣 做 老 闆 前 本 來 是 在 米 鋪 打 工 , 後 來 因 為 勤 懇 , 得 潮 州 米 商 同 鄉 信 任 , 供 貨 予 以 售 賣 遂 當 起 老 闆 來 。
1968 年 , 牛 頭 角 下 落 成 , 林 泰 興 捨 石 屋 遷 入 , 租 了 兩 個 鋪 位 , 繼 續 賣 米 賣 雜 貨 , 到 七 十 年 代 尾 至 八 十 年 代 頭 , 眼 見 超 市 仲 多 過 米 鋪 , 白 米 真 空 處 理 又 企 理 , 於 是 便 想 轉 行 搞 食 肆 , 米 用 來 煲 粥 , 於 是 以 粥 代 米 , 轉 行 開 粥 鋪 。
「 我 見 時 無 粥 鋪 , 煮 粥 又 比 較 簡 單 , 咁 咪 賣 粥 。 我 唔 識 煮 , 咪 請 人 煮 。 當 時 請 人 又 易 , 好 多 師 傅 一 做 就 做 了 十 幾 廿 年 , 近 幾 年 話 拆 先 陸 續 退 休 。 講 請 人 家 陣 仲 難 過 以 前 , 辛 苦 嘛 , 仲 邊 有 後 生 入 行 。 」

zoom

zoom

zoom

zoom


潮 人 世 界

他 在 牛 頭 角 賣 米 賣 粥 不 覺 快 四 十 年 , 不 單 養 大 一 竇 兒 女 , 也 建 立 了 堅 強 的 潮 人 社 群 關 係 。
他 是 潮 僑 聯 誼 會 及 街 坊 福 利 會 現 任 副 理 事 長 , 每 年 盂 蘭 節 派 米 及 神 功 戲 , 他 都 有 份 參 與 籌 劃 。
小 小 的 鋪 頭 , 也 早 已 成 了 幾 十 年 來 同 聲 同 氣 鄉 里 聯 誼 與 聚 腳 地 , 訪 問 期 間 , 每 隔 三 數 分 鐘 就 有 街 坊 鄉 里 來 搭 訕 , 買 條 油 條 講 兩 句 , 坐 低 吃 碗 粥 又 講 兩 句 , 就 連 無 幫 襯 的 婆 婆 都 專 登 走 落 鋪 搵 林 伯 借 潮 劇 ( 潮 州 戲 , 不 是 潮 流 劇 啊 ! )VCD , 雖 然 潮 州 話 我 一 句 也 聽 唔 明 , 但 林 伯 都 落 力 向 我 推 介 潮 劇 有 幾 好 睇 , 可 見 對 自 身 族 群 文 化 的 自 豪 。 .
「 係 呀 , 潮 州 人 團 結 呀 ! 我 一 陣 間 仲 要 去 深 圳 參 加 九 龍 東 潮 人 商 會 個 聯 誼 活 動 呀 ! 」
他 老 當 益 壯 , 經 常 四 出 遊 玩 , 健 步 如 飛 得 差 點 兒 半 跑 才 追 得 上 。 走 到 鋪 外 , 兩 步 唔 埋 已 有 幾 個 撞 口 撞 面 的 街 坊 和 他 打 招 呼 寒 暄 , 人 情 味 濃 得 緊 要 。
「 住 了 幾 十 年 , 又 係 做 街 坊 生 意 , 感 情 梗 係 好 啦 , 初 時 搬 陣 治 安 唔 係 咁 好 , 我 自 己 組 隊 輪 流 巡 , 有 乜 事 咪 一 齊 幫 手 , 守 望 相 助 嘛 ! 就 算 而 家 有 女 仔 夜 返 怕 上 樓 , 都 可 以 即 刻 搵 互 助 委 員 幫 手 , 送 到 佢 返 屋 企 。 」
老 屋 , 就 是 有 這 種 人 情 味 , 只 是 遷 拆 在 即 , 這 一 切 都 將 變 為 過 去 , 滿 以 為 老 人 家 一 定 充 滿 離 愁 別 緒 , 感 慨 萬 千 , 誰 不 知 換 來 的 只 是 輕 描 淡 寫 的 一 句 。
「 冇 乜 唔 捨 得 ! 拆 樓 , 人 情 拆 唔 走 ! 我 街 坊 鄉 里 都 呢 區 , 第 日 一 樣 可 以 見 面 , 有 乜 唔 捨 得 ? 況 且 做 了 幾 十 年 , 仲 唔 夠 皮 呀 ? 」

zoom
今 年 盂 蘭 節 遇 上 打 風 , 取 消 派 米 , 林 伯 便 自 掏 荷 包 買 下 所 有 的 米 免 費 派 街 坊 。

zoom
當 年 為 慶 祝 米 鋪 一 周 年 特 別 訂 製 的 牌 匾 , 成 五 層 樓 高 , 幾 架 勢 。


奮 青 故 事

夠 皮 , 真 的 夠 皮 ! 今 年 79 歲 的 林 閣 , 19 歲 便 由 鄉 下 隻 身 來 港 , 一 個 人 四 處 打 工 搵 錢 餬 口 。
23 歲 那 年 , 不 知 是 寂 寞 難 耐 還 是 身 為 獨 子 要 盡 傳 宗 接 代 之 責 任 , 經 過 一 輪 篩 選 相 睇 , 林 太 人 選 終 於 落 定 , 由 鄉 間 來 港 與 林 閣 結 婚 生 子 , 以 幾 近 三 年 抱 兩 之 速 度 先 後 誕 下 四 子 二 女 便 告 收 爐 。
成 家 立 室 後 , 林 閣 全 力 計 劃 未 來 搵 錢 大 計 , 一 邊 打 工 一 邊 租 了 一 個 大 房 間 , 部 分 自 住 , 部 分 間 了 五 間 細 房 出 來 做 二 房 東 收 租 , 穩 穩 陣 陣 又 賺 到 錢 , 不 到 一 兩 年 就 儲 夠 錢 開 間 鋪 。
時 真 係 做 得 好 辛 苦 , 要 幫 佢 手 又 要 湊 仔 做 家 頭 細 務 , 唉 , 唔 好 講 喇 ! 」
一 向 不 多 言 的 林 太 亦 忍 不 住 插 嘴 。
林 泰 興 就 在 夫 婦 胼 手 胝 足 下 , 生 意 愈 做 愈 旺 , 生 活 慢 慢 改 善 , 一 個 小 家 庭 , 漸 漸 開 枝 散 葉 , 變 成 一 個 十 九 口 之 全 家 福 , 幾 十 年 的 艱 苦 , 盡 化 成 今 天 的 滿 足 和 安 慰 。
「 早 兩 年 我 個 大 孫 仔 結 婚 呀 ! 」 林 伯 一 邊 說 , 一 邊 掏 出 孫 仔 之 結 婚 相 給 我 看 , 笑 咪 咪 的 連 老 街 坊 叫 埋 單 也 聽 不 進 耳 。

zoom
林 伯 最 愛 聯 誼 , 對 潮 人 合 照 愈 講 愈 興 奮 。

zoom
潮 州 人 粗 茶 淡 飯 又 一 日 。

zoom


好 仔 好 新 抱

這 些 年 間 , 林 泰 興 的 生 意 不 斷 擴 充 , 除 了 粥 店 兩 個 鋪 位 , 還 有 一 個 用 來 炸 油 條 、 一 個 粉 麵 飯 廚 房 、 一 個 用 來 擺 貨 , 總 共 五 個 鋪 位 之 多 。 年 前 , 大 兒 子 林 友 新 與 原 是 越 南 菜 師 傅 的 朋 友 , 合 作 在 一 個 鋪 位 之 隔 開 了 間 林 泰 興 越 南 菜 , 賣 起 越 式 粉 麵 飯 來 , 林 大 嫂 也 全 力 協 助 老 爺 看 粥 鋪 , 標 誌 林 泰 興 的 掌 舵 重 任 , 正 式 轉 入 第 二 代 手 中 。
大 仔 林 友 新 , 有 典 型 潮 州 仔 的 實 幹 性 格 , 從 小 就 幫 阿 爸 手 , 將 粥 鋪 打 理 得 井 井 有 條 , 林 伯 亦 放 手 給 他 與 大 嫂 , 自 己 樂 得 逍 遙 , 閒 時 呢 度 去 度 去 , 搞 聯 誼 搓 麻 雀 。 直 至 早 兩 年 , 大 仔 因 屋 前 途 不 明 朗 , 決 定 往 外 闖 , 林 伯 才 回 巢 坐 鎮 看 鋪 , 與 大 嫂 一 早 一 晏 分 工 合 作 。
自 從 林 友 新 另 開 天 闢 地 , 林 大 嫂 便 成 為 林 泰 興 之 重 心 人 物 , 由 下 午 四 點 準 時 接 棒 直 踩 至 凌 晨 一 點 , 日 復 一 日 從 不 間 斷 連 氣 也 無 碇
「 唏 ! 我 77 年 嫁 入 啦 ! 開 米 鋪 時 已 經 幫 手 , 嘩 ! 我 都 做 三 十 年 喇 , 初 時 我 先 生 都 係 主 力 , 幫 鋪 咪 即 係 幫 老 公 。 直 至 知 道 就 快 拆 無 得 做 老 公 先 話 諗 出 路 , 兩 年 前 先 決 定 轉 行 賣 電 話 ! 不 過 就 要 成 日 上 深 圳
但 都 ok , 好 過 賣 粥 ! 」 大 嫂 說 。
林 大 嫂 , 是 個 眉 精 眼 企 的 強 悍 師 奶 , 兩 個 鋪 位 , 人 客 整 天 出 出 入 入 , 她 一 眼 關 七 , 打 理 得 妥 妥 當 當 。
「 而 家 唔 算 人 多 啦 ! 以 前 人 仲 多 , 成 條 路 逼 到 滿 晒 。 但 家 陣 搬 走 大 半 人 喎 , 生 意 冇 以 前 咁 好 做 咯 ! 唉 ! 街 坊 生 意 又 唔 可 以 賣 得 貴 , 自 從 沙 士 之 後 , 到 上 年 先 敢 加 一 兩 蚊 咋 … … 阿 姐 十 一 號 埋 呀 … … 家 陣 都 係 得 個 做 字 , 咪 做 到 拆 為 止 , 仲 使 乜 諗 咁 多 … … 小 姐 要 乜 呀 ? 哦 ! 煎 堆 … … 拆 咪 出 去 搵 過 份 工 … … 哈 哈 … … 」
她 一 邊 答 一 邊 從 容 不 迫 做 生 意 。
做 了 幾 十 年 , 真 的 出 去 搵 過 份 工 算 數 ? 真 無 想 過 另 起 爐 灶 嗎 ?
「 唉 , 一 早 計 過 數 啦 , 出 面 要 捱 貴 租 , 邊 可 以 賣 咁 平 ? 十 幾 蚊 一 個 及 第 粥 喎 , 起 碼 加 一 倍 至 維 到 皮 啦 !
加 價 舊 客 又 唔 高 興 。 無 謂 搞 啦 ! 我 一 家 人 都 咁 諗 … … 家 陣 老 爺 睇 上 晝 我 就 頂 夜 晚 , 有 我 度 , 加 埋 腸 粉 油 條 師 傅 外 加 兩 個 女 工 , 幾 個 人 搞 掂 晒 , 做 得 幾 耐 得 幾 耐 。 」

zoom

zoom

zoom

為 爭 一 口 氣

有 了 超 能 幹 林 大 嫂 , 林 閣 本 來 可 以 安 享 晚 年 , 印 印 腳 弄 孫 為 樂 。 就 是 想 不 到 , 這 最 後 一 刻 , 不 能 平 穩 過 渡 , 要 費 老 人 家 大 大 的 心 力 。
「 政 府 唔 公 平 嘛 ! 一 定 要 出 聲 ! 明 知 我 做 街 坊 生 意 , 出 面 根 本 唔 會 搵 到 平 鋪 搬 , 咁 即 係 逼 我 執 笠 ? 我 執 笠 唔 緊 要 , 有 好 多 人 係 靠 賠 償 金 過 埋 下 半 世 , 賠 咁 少 叫 人 點 生 活 呀 ? 」 他 說 得 激 動 , 說 到 底 , 背 後 其 實 也 為 老 街 坊 設 想 。
原 本 牛 頭 角 下 , 有 一 百 九 十 多 間 商 戶 , 經 過 多 年 的 收 鋪 行 動 , 現 剩 下 的 只 有 六 十 間 , 大 部 分 店 主 都 是 上 了 年 紀 的 老 人 家 , 大 都 諗 住 做 到 拆 就 退 休 , 心 的 希 望 , 是 爭 取 多 些 賠 償 金 , 好 為 將 來 退 休 作 個 保 障 。
「 上 一 半 人 流 , 好 多 人 連 皮 費 都 搵 唔 番 , 捱 唔 到 拆 就 要 執 喇 … … 」 林 伯 無 可 奈 何 說 。
老 商 戶 , 大 都 知 識 水 平 低 , 林 伯 自 己 也 墨 水 唔 多 滴 , 所 謂 生 不 入 官 門 , 若 不 是 意 憤 難 平 , 也 不 會 走 到 台 前 來 抗 爭 。
幸 好 , 他 有 個 現 職 審 裁 署 法 官 ; 前 身 為 大 律 師 的 大 女 婿 , 由 女 婿 做 軍 師 , 一 起 商 量 對 策 作 司 法 覆 核 , 一 幹 就 是 兩 年 多 。
「 法 律 我 女 婿 識 我 唔 識 , 只 係 知 道 由 石 屋 仔 搬 牛 頭 角 時 都 有 鋪 賠 , 家 陣 無 鋪 賠 之 餘 , 仲 一 間 先 賠 得 十 幾 萬 , 而 家 出 面 租 間 鋪 閒 閒 十 幾 萬 一 個 月 啦 ! 叫 佢 點 做 ? 雖 然 新 上 有 鋪 位 可 以 投 , 但 第 時 新 鋪 俾 晒 領 匯 , 你 知 領 匯 租 幾 貴 啦 , 到 頭 來 咪 又 係 無 得 做 。 」 林 伯 說 。
除 了 找 女 婿 幫 手 , 林 伯 也 發 起 自 行 組 職 團 隊 , 預 備 長 期 抗 爭 。 年 來 的 磨 練 , 老 人 家 甚 至 已 懂 得 找 政 治 團 體 支 持 , 民 建 聯 、 工 聯 會 都 幫 忙 跟 進 , 就 連 梁 家 傑 也 關 注 事 件 的 發 展 。
「 選 舉 要 拉 票 , 佢 一 定 幫 手 ! 我 唔 係 要 爭 乜 ! 我 爭 口 氣 ! 」 這 匹 老 馬 , 心 中 還 有 火 , 還 是 不 好 惹 的 。

zoom
林 大 嫂 做 事 企 理 , 林 太 絕 對 放 心 坐 定 定 。

zoom

zoom
林 伯 每 朝 五 點 準 時 起 床 , 去 公 園 散 完 步 才 施 施 然 開 工 。

zoom

zoom


食 在 林 泰 興

林 泰 興 的 靈 魂 是 白 粥 同 油 炸 鬼 。 前 者 每 日 以 五 呎 高 的 大 電 爐 以 慢 火 煮 五 個 鐘 , 只 以 水 加 米 煮 成 , 沒 有 加 添 任 何 調 味 , 卻 米 香 十 足 , 這 粥 底 便 成 為 一 眾 粥 品 之 靈 魂 。
油 炸 鬼 更 是 街 坊 鄰 里 的 至 愛 , 平 均 日 賣 500 條 , 假 日 更 多 。 雖 然 老 師 傅 已 退 休 , 但 家 陣 主 理 的 靚 姐 亦 能 保 持 外 脆 內 軟 的 水 準 , 即 炸 熱 食 最 佳 時 間 為 晚 上 六 時 起 。
其 他 食 品 如 成 尺 厚 的 鬆 糕 吃 回 兒 時 之 味 。 清 甜 自 家 製 糖 水 有 十 多 款 , 以 片 糖 加 薑 煮 的 湯 圓 糖 水 最 合 我 意 , 腸 粉 炒 麵 亦 是 林 泰 興 的 招 牌 菜 。

zoom
入 夜 後 才 是 林 泰 興 最 爆 場 之 時 。

zoom
喜 伯 是 炒 麵 一 哥 , 看 他 一 雙 強 而 有 力 的 臂 彎 拿 一 隻 大 鑊 鏟 炒 呀 炒 , 炒 足 十 幾 年 , 經 驗 老 到 , 豉 油 分 量 均 勻 散 佈 每 根 麵 條 , 夠 乾 身 不 太 油 膩 , $8 一 大 碟 超 抵 食 。

zoom
越 南 菜 賣 的 是 大 路 粉 麵 飯 及 地 道 小 吃 , 無 論 下 午 或 晚 市 都 有 抵 食 套 餐 供 應 。 香 茅 豬 扒 飯 加 無 骨 鳳 爪 連 三 色 冰 套 餐 $35


圖 左 上 起


zoom
芝 麻 湯 圓 $10 、 鹹 煎 餅 $5 、 煎 堆 $5 、 蝦 米 腸 粉 $6 、 白 粥 $5
鬆 糕 $5 、 油 炸 鬼 $5 、 炸 兩 $10 、 及 第 粥 $16



zoom
林 泰 興 粥 麵 茶 餐 廳
地 址 ︰ 牛 頭 角 下 九 座 13 至 14 號
電 話 ︰ 2759 2674
營 業 時 間 ︰ 早 上 6:00 至 凌 晨 1:00

林 泰 興 越 南 菜
地 址 ︰ 牛 頭 角 下 九 座 16 號
電 話 ︰ 2759 2674
營 業 時 間 ︰ 早 上 11:00 至 凌 晨 1:00
zoom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