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尋此 Blog

Loading...

Thursday, July 31, 2008

老 字 號 強 悍   金 城 粥 麵





店名金 城 粥 麵
電話2771 6519
地址九 龍 白 加 士 街 105 號 地 下
泊車
推介泥 鯭 粥 $29
_
一 直 深 信 , 人 世 事 , 冥 冥 中 自 有 安 排 。
上 天 賜 予 你 一 些 , 同 時 間 , 亦 會 在 你 身 上 取 走 一 些 , 加 加 減 減 , 人 生 從 此 不 再 一 樣 。
像 佐 敦 白 加 士 街 金 城 粥 麵 的 霞 姐 , 廿 年 前 來 打 工 只 為 餬 口 , 六 年 前 因 老 闆 離 世 , 臨 終 提 攜 , 成 為 這 三 十 年 老 店 的 弗 人 。
人 家 看 她 行 運 一 條 龍 , 但 事 實 上 , 她 有 苦 自 己 知 。
因 為 這 十 多 年 間 , 她 婚 姻 失 敗 了 、 子 女 離 散 了 , 連 家 也 沒 有 了 , 逼 得 一 個 人 住 在 店 鋪 樓 上 , 生 活 失 了 寄 託 , 只 好 把 全 副 精 神 都 放 在 這 小 小 老 粥 店 內 。
「 老 闆 臨 終 時 交 帶 我 , 叫 我 睇 住 間 鋪 , 咁 信 得 過 我 , 我 就 唔 諗 咁 多 , 總 之 盡 力 去 做 。 」 霞 姐 說 。
是 為 了 報 答 人 家 恩 惠 也 好 , 是 緊 守 生 命 僅 餘 的 籌 碼 也 好 , 她 在 龍 蛇 混 雜 的 地 方 , 開 始 慢 慢 改 變 , 以 強 悍 作 外 衣 , 掩 蓋 內 的 軟 弱 。
金 城 小 史

金 城 粥 店 超 過 三 十 年 歷 史 , 當 年 由 黃 坤 一 手 一 腳 創 立 , 由 街 邊 檔 做 到 入 鋪 兼 買 鋪 。 樓 高 三 層 , 是 戰 前 舊 樓 , 由 兩 條 豎 立 在 行 人 路 上 的 支 柱 支 撐 , 形 成 一 條 有 蓋 走 廊 , 是 當 年 最 流 行 的 廣 州 式 騎 樓 , 現 時 全 港 已 所 剩 無 幾 。


_ 難 得 一 見 的 笑 容 , 顯 得 分 外 矜 貴 。
_ 大 部 分 時 間 , 霞 姐 都 是 坐 在 收 銀 櫃 坐 鎮 , 一 面 嚴 肅 與 認 真 。
_ 因 為 一 次 爭 執 , 霞 姐 規 定 , 拍 照 不 能 拍 到 客 人 , 這 相 是 07 年 一 次 採 訪 拍 下 的 , 當 時 還 未 有 不 准 拍 照 的 規 矩 。
_ 招 牌 柱 躉 , 幾 十 年 不 變 , 香 港 已 所 剩 無 幾 。
六 月 十 三 日 , 黑 色 星 期 五 , 晚 上 十 時 , 天 文 台 發 出 紅 色 暴 雨 警 告 , 在 白 加 士 街 金 城 粥 麵 內 , 只 得 三 數 客 人 。 但 相 隔 十 分 鐘 不 到 , 便 已 座 無 虛 席 , 皆 因 每 天 晚 上 十 時 過 後 , 就 是 招 牌 腸 粉 出 爐 的 時 候 , 亦 是 黃 金 時 段 的 開 始 。
奇 怪 是 , 人 多 還 人 多 , 一 整 間 店 , 卻 沒 有 人 多 應 有 的 喧 鬧 與 嘈 吵 。 食 客 都 低 頭 各 顧 各 , 顯 得 額 外 拘 謹 。
「 那 客 有 古 怪 。 」 侍 應 平 哥 煞 有 介 事 地 在 我 耳 邊 說 。
客 , 是 坐 正 中 間 的 幾 個 大 漢 , 兇 神 惡 煞 , 嗅 得 出 點 點 煞 氣 , 難 怪 所 有 人 都 霎 時 提 高 警 覺 。
「 定 , 唔 會 真 係 郁 , 家 陣 好 少 有 人 搞 事 , 早 十 年 前 就 真 係 會 有 人 度 講 數 拍 , 不 過 都 無 乜 , 執 番 咪 繼 續 做 生 意 。 」 平 哥 說 。
當 然 沒 甚 麼 好 怕 的 , 現 實 世 界 沒 有 杜 sir 的 電 影 橋 段 般 精 彩 。 只 不 過 大 家 的 反 應 , 正 好 說 明 了 這 地 龍 蛇 混 雜 的 實 況 。 要 在 這 非 一 般 的 環 境 下 站 得 穩 , 一 定 要 有 個 壓 得 住 場 的 店 鋪 話 事 人 , 這 人 就 算 沒 有 三 頭 六 臂 , 也 起 碼 要 有 份 過 人 的 強 悍 才 能 勝 任 吧 !
金 城 的 那 個 壓 場 人 , 是 個 女 的 , 叫 霞 姐 。 一 直 沒 有 出 聲 , 只 冷 若 冰 霜 坐 在 收 銀 櫃 位 內 , 一 雙 眼 睛 如 鷹 般 游 顧 , 彷 彿 任 何 事 都 在 掌 握 之 內 。 就 在 目 光 巡 邏 到 攝 影 師 的 相 機 之 際 , 她 忽 然 有 所 行 動 。
一 句 遺 言   成 就 一 個 傳 奇

_ 熟 客 還 包 括 PTU 、 CID , 黑 白 兩 道 皆 是 捧 場 客 。
_ 仍 是 手 寫 單 。
「 喂 ! 你 影 相 還 影 相 , 千 祈 咪 影 到 客 人 呀 。 上 次 有 個 記 者 採 訪 , 亂 咁 影 , 最 後 就 同 個 客 嘈 起 上 , 差 要 拆 菲 林 , 搞 到 好 麻 煩 。 」 霞 姐 語 帶 威 嚴 地 說 。
霞 姐 原 名 勞 翠 霞 , 六 十 歲 , 身 高 五 呎 , 身 材 略 胖 , 看 來 與 一 般 師 奶 阿 嬸 無 異 , 但 骨 子 , 卻 有 一 份 江 湖 仔 女 、 義 氣 干 雲 的 氣 度 。
「 我 唔 係 老 闆 , 我 出 份 糧 ! 鋪 係 老 闆 交 俾 我 打 理 , 佢 過 身 前 咪 叫 我 帶 住 班 舊 夥 計 繼 續 做 , 賺 到 幾 多 都 交 番 俾 太 子 爺 。 」 她 說 。
六 年 前 老 闆 的 一 句 遺 言 , 讓 她 的 生 命 改 變 , 從 此 肩 負 起 金 城 掌 舵 人 的 責 任 , 每 月 結 數 就 存 入 太 子 爺 戶 口 , 店 鋪 的 賺 蝕 , 與 她 捆 綁 在 一 起 , 榮 辱 與 共 。
「 其 實 我 都 當 正 間 鋪 係 我 自 己 , 因 為 賺 蝕 關 乎 鋪 頭 生 死 , 所 以 最 緊 要 收 支 平 衡 , 唔 係 蝕 錢 太 子 爺 分 分 鐘 唔 做 , 咁 就 大 家 都 冇 工 開 。 」 她 說 。
粥 麵 店 內 十 多 位 員 工 的 生 計 , 全 繫 在 她 一 個 人 的 肩 膊 上 , 不 得 不 說 壓 力 不 大 。 於 是 , 她 工 作 比 任 何 人 都 要 上 心 。 店 內 大 部 分 事 情 都 由 她 拍 板 決 定 , 由 入 貨 到 寫 單 、 由 招 聘 到 結 賬 她 都 跟 到 足 , 每 日 堅 守 崗 位 , 寸 步 不 離 。
她 主 要 做 夜 班 , 日 間 就 在 鋪 頭 樓 上 覺 , 家 就 是 鋪 、 鋪 也 是 家 。 除 了 偶 爾 會 約 友 人 在 附 近 飲 茶 外 , 所 有 生 活 幾 乎 都 在 這 幢 幾 十 年 的 舊 樓 內 。
「 悶 唔 悶 ? 冇 話 悶 唔 悶 , 都 慣 晒 咯 … … 」 她 一 邊 說 , 目 光 落 門 外 五 光 十 色 的 霓 虹 燈 。
一 個 際 遇   改 變 一 個 人 生

_ 拍 攝 當 日 是 紅 雨 , 送 外 賣 送 到 頭 都 暈 。
_ 平 哥 好 好 笑 , 成 日 話 唔 好 影 但 又 成 日 笑 笑 口 。
_ 相 反 高 佬 就 好 鬼 cool , 每 次 見 攝 影 師 舉 機 都 擰 開 。
習 慣 , 有 時 並 非 出 於 情 願 , 只 是 順 應 時 勢 的 一 種 生 存 方 法 而 已 。
如 果 時 光 可 以 倒 流 , 如 果 霞 姐 可 以 再 選 擇 , 也 許 她 不 會 選 擇 一 個 人 獨 自 住 在 粥 店 樓 上 。
一 切 要 回 到 廿 多 年 前 說 起 , 那 時 霞 姐 是 個 普 通 的 製 衣 廠 女 工 , 由 於 工 廠 日 漸 北 移 , 搵 食 艱 難 , 年 屆 中 年 的 她 , 被 迫 脫 離 老 本 行 , 尋 找 新 工 作 。 由 於 沒 甚 麼 技 能 , 見 金 城 請 人 , 便 膽 粗 粗 應 徵 , 從 此 展 開 了 粥 麵 店 生 涯 。
「 多 得 老 闆 俾 機 會 。 」 提 起 老 闆 , 她 總 語 帶 恭 敬 。
她 口 中 的 老 闆 叫 黃 坤 , 是 金 城 粥 麵 的 始 創 人 , 見 霞 姐 做 事 勤 奮 交 帶 , 對 她 特 別 關 照 , 慢 慢 連 管 數 都 由 她 擔 當 。 人 與 人 之 間 , 也 許 真 的 有 投 緣 這 回 事 , 二 人 非 親 非 故 , 但 每 當 霞 姐 生 活 有 困 難 , 黃 坤 都 會 幫 忙 , 二 人 感 情 等 同 父 女 般 親 密 。 那 時 霞 姐 已 結 婚 , 育 有 一 對 年 幼 的 子 女 , 後 來 與 丈 夫 關 係 出 了 問 題 要 離 婚 , 孤 零 飄 泊 , 也 是 黃 坤 出 手 相 助 。
「 我 十 多 廿 年 前 同 我 先 生 離 婚 時 , 子 女 跟 了 爸 爸 , 當 其 時 我 無 地 方 住 , 老 闆 知 道 之 後 就 叫 我 住 閣 樓 仔 , 又 無 收 我 租 , 所 以 我 好 感 激 佢 。 」 當 提 及 老 闆 的 點 滴 時 , 她 的 眼 角 閃 出 一 點 淚 光 。
離 過 婚 的 婦 人 , 對 於 婚 姻 已 失 去 信 任 , 事 隔 多 年 , 對 於 感 情 事 , 已 不 願 多 提 , 避 而 不 答 的 背 後 , 是 個 創 痛 得 很 深 的 傷 疤 。
然 而 , 對 於 老 闆 在 雪 中 送 炭 的 恩 惠 , 她 卻 一 直 牢 牢 記 在 腦 海 中 , 化 成 一 股 不 能 磨 滅 的 動 力 , 把 全 副 心 思 都 投 放 在 店 鋪 中 。
一 間 老 店   養 活 一 群 夥 計

_ 動 作 快 如 閃 電 , 當 然 , 唔 係 客 人 就 有 排 等 。
_ 權 哥 練 就 一 身 好 武 功 , 快 手 快 腳 , 甚 少 有 漏 單 的 情 況 出 現 。
_ 生 滾 粥 料 , 以 冰 粒 墊 住 確 保 新 鮮 。
_ 粥 檔 在 門 外 , 煲 粥 在 廚 房 , 賣 完 一 大 鍋 粥 , 廚 房 便 運 另 一 桶 補 給 。
自 接 手 掌 管 店 內 的 一 切 , 金 城 的 生 意 一 直 維 持 有 利 潤 , 雲 吞 麵 、 生 滾 粥 和 晚 市 的 即 拉 腸 粉 , 均 得 坊 眾 擁 戴 , 熟 客 多 蘿 蘿 。 晚 上 十 時 夜 市 開 始 , 就 是 最 旺 場 的 時 間 , 短 短 一 個 小 時 , 一 大 鍋 粥 已 經 報 銷 , 師 傅 手 起 碗 落 未 停 過 手 , 一 個 晚 上 過 來 , 起 碼 賣 了 三 、 四 百 碗 生 滾 粥 。
「 我 正 式 係 老 字 號 , 街 坊 人 人 都 知 , 個 個 都 食 粥 , 淨 係 做 熟 客 都 做 到 無 停 手 。 」 掌 管 粥 檔 廿 多 年 的 權 哥 說 。
霞 姐 接 手 , 儘 管 只 是 蕭 規 曹 隨 , 沒 有 增 加 甚 麼 新 食 物 。 然 而 , 卻 不 知 不 覺 守 住 了 一 套 舊 日 的 粥 麵 店 風 格 。 麵 和 粥 都 是 老 派 的 做 法 , 即 使 一 塊 爽 魚 皮 , 也 用 新 鮮 鯇 魚 去 鱗 去 肉 去 骨 飛 水 啤 水 , 一 搞 便 是 幾 個 鐘 , 完 成 後 還 要 有 冰 墊 住 , 確 保 每 塊 都 保 持 爽 脆 , 這 麼 花 心 機 , 今 天 已 沒 有 幾 多 間 鋪 頭 肯 花 時 間 做 了 。
「 最 緊 要 客 滿 意 , 客 就 係 我 老 闆 , 客 滿 意 我 咪 有 糧 出 ! 你 話 係 咪 喇 ! 」 權 哥 邊 落 力 舀 粥 邊 說 。


_ 黃 師 傅 在 小 廚 房 內 被 蒸 氣 籠 罩 , 一 蒸 便 蒸 通 宵 , 辛 苦 到 嘔 。
_ 腸 粉 即 叫 即 蒸 , 保 證 新 鮮 。
_ 好 多 客 人 都 專 程 來 吃 腸 粉 , 難 怪 每 晚 也 忙 到 踢 晒 腳 。
夥 計 賣 力 , 或 多 或 少 和 霞 姐 「 識 做 」 有 關 , 對 老 臣 子 , 她 都 是 抱 那 種 你 敬 我 、 我 敬 你 的 態 度 , 若 工 作 沒 有 大 問 題 , 她 盡 量 不 多 言 語 , 工 作 安 排 也 盡 量 公 平 , 糧 期 也 準 , 務 求 讓 夥 計 安 心 舒 服 。
幾 個 老 夥 計 , 也 和 霞 姐 早 已 生 出 了 默 契 , 一 埋 位 便 自 動 自 覺 , 對 於 這 強 悍 女 當 家 , 他 們 在 言 談 間 也 不 經 意 流 露 了 一 點 敬 意 。
「 霞 姐 弗 好 均 真 , 一 就 一 、 二 就 二 , 冇 話 阿 支 阿 左 。 」 權 哥 說 。
躲 在 熱 騰 騰 的 廚 房 內 蒸 腸 粉 的 黃 師 傅 , 平 日 沉 默 寡 言 , 但 對 霞 姐 也 有 一 套 見 解 。
「 霞 姐 同 我 冇 乜 點 傾 偈 , 不 過 份 人 查 實 冇 乜 點 , 總 之 你 唔 好 漏 單 唔 好 出 錯 就 得 , 總 之 自 己 執 生 啦 。 」
柯 打 腸 粉 的 單 如 雪 片 飛 來 , 黃 師 傅 一 張 接 一 張 做 到 無 停 手 , 這 腸 粉 每 晚 閒 閒 賣 二 、 三 百 碟 , 相 當 人 氣 。 因 此 霞 姐 對 出 品 流 程 相 當 緊 張 , 待 在 小 廚 房 十 分 鐘 不 夠 , 便 被 她 趕 了 出 來 , 怕 阻 住 做 生 意 。 啊 ! 明 白 。 生 意 要 緊 , 懶 理 你 姓 甚 名 誰 。
一 次 意 外   印 證 一 段 恩 情

_ 一 場 小 火 災 嚇 得 霞 姐 魂 飛 魄 散 。
_ 看 熊 熊 大 火 , 心 愧 疚 而 忐 忑 不 安 。
_ 位 處 於 紅 燈 區 , 能 夠 站 穩 , 全 靠 霞 姐 與 一 眾 夥 計 的 共 同 努 力 , 相 信 黃 老 先 生 泉 下 有 知 亦 感 安 慰 。
在 店 待 了 一 天 , 真 的 甚 少 看 見 霞 姐 同 其 他 師 傅 員 工 打 牙 骹 或 開 玩 笑 , 認 真 程 度 猶 如 老 闆 娘 。 若 不 是 一 次 意 外 , 相 信 就 連 她 本 人 也 不 知 道 , 原 來 在 冷 酷 的 軀 殼 內 , 還 會 動 之 以 情 , 女 性 柔 弱 的 特 質 依 然 扎 根 於 內 心 深 處 。
這 次 意 外 是 發 生 於 2007 年 10 月 25 日 , 二 樓 貨 倉 發 生 一 級 火 警 , 霞 姐 曾 嘗 試 自 行 用 滅 火 筒 救 火 不 果 , 在 熊 熊 烈 火 前 憂 心 忡 忡 的 樣 子 , 被 傳 媒 攝 入 鏡 頭 , 與 一 向 冷 靜 處 事 的 霞 姐 判 若 兩 人 。
時 個 腦 一 片 空 白 , 淨 係 諗 如 果 真 係 一 把 火 燒 晒 , 我 都 唔 知 點 同 老 闆 交 待 。 」 她 說 。
幸 好 火 警 很 快 救 熄 , 只 焚 毀 了 二 樓 貨 倉 , 廚 房 爐 具 等 主 要 部 分 並 未 被 波 及 , 損 失 不 算 嚴 重 。
「 我 咪 即 刻 打 俾 太 子 爺 , 太 子 爺 好 好 , 無 怪 我 , 佢 話 最 緊 要 人 無 事 , 維 修 費 都 係 鋪 頭 數 , 所 以 隔 兩 日 又 做 番 生 意 , 之 後 就 要 更 加 小 心 喇 。 」
這 一 次 意 外 , 印 證 了 主 僕 互 信 的 關 係 , 當 中 更 有 一 種 近 乎 親 人 的 信 任 。 這 信 任 , 對 一 個 孑 然 一 身 的 女 人 來 說 , 感 受 特 別 溫 暖 。
也 就 是 這 溫 暖 , 讓 她 重 尋 到 生 存 的 價 值 。 即 使 感 情 落 空 , 與 家 人 關 係 淡 如 水 , 但 在 佐 敦 的 紅 燈 區 中 , 仍 有 一 間 老 粥 店 , 讓 她 可 以 付 託 終 身 , 將 所 有 時 間 心 血 甚 至 一 切 投 放 其 中 , 矢 志 不 渝 。
金 城 招 牌 菜

金 城 四 小 強 , 粥 、 麵 、 腸 粉 和 魚 皮 , 做 了 超 過 三 十 年 , 全 是 店 內 最 人 氣 的 食 物 。 這 些 食 物 , 保 留 了 舊 式 粥 麵 鋪 的 食 物 特 色 , 也 見 證 了 時 代 的 改 變 。
粥 $29

_
每 日 新 鮮 運 到 的 泥 , 大 大 條 肉 夠 厚 , 一 碗 有 成 四 條 咁 多 , 撒 上 幾 百 蚊 斤 的 勁 香 果 皮 絲 與 大 頭 菜 , 大 大 辟 走 泥 味 同 魚 腥 味 。
魚 片 腸 、 蝦 米 腸 各   $15

_
腸 粉 爽 滑 有 米 香 , 不 會 一 夾 即 散 , 配 料 亦 非 常 精 彩 , 最 愛 新 鮮 鯇 魚 片 同 蝦 米 , 後 者 個 人 認 為 是 全 港 最 好 吃 的 。
爽 脆 魚 皮   細 $30 大 $40

_
入 口 爽 脆 , 與 切 得 幼 細 的 絲 與 自 家 製 的 辣 椒 豉 油 是 絕 配 , 連 一 向 唔 食 魚 皮 的 我 也 忍 不 住 吃 了 幾 片 。
雲 吞 麵   $21

_
雲 吞 細 細 粒 , 包 裹 大 大 粒 鮮 蝦 , 鮮 甜 味 美 , 與 麥 奀 記 有 得 揮 。
金 城 粥 麵

地 址 : 九 龍 白 加 士 街 105 號 地 下
電 話 : 2771 6519
營 業 時 間 : 早 上 11 時 至 凌 晨 6 時
註 : 腸 粉 每 晚 十 時 後 供 應 、 設 外 賣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