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尋此 Blog

Loading...

Monday, December 1, 2008

得 龍 - Jason

這家在新蒲崗的舊式酒家可謂聞名已久,其實早前看了小頭的介紹後,已經寫在我的「待吃名單」之上,不過新蒲崗始終是陌生兼不就腳的地方,所以拖到最近才去。

查清楚地圖,其實新蒲崗離我上班的地點不遠,乘計程車三十元不到的距離。回程時發現原來有綠色專線小巴往鑽石山地鐵站(19號)和黃大仙地鐵站(20M號),總站就在得龍附近。

得龍是典型舊式菜館格局,不過內裡的裝修卻比想像中光鮮一些。來舊店一定要喝普洱,果然喝到應有的「陳味」。新派茶樓的普洱除了只會沖出無味的黑色水之外,還不知他們採用的茶葉是用了何種古怪的方法發酵,故此千萬不要喝。前菜是鹵水鵝掌翼,鹵得很入味。

第一次來當然點最有名的金錢雞和太爺雞,另外要了一個啫啫芥蘭和西洋菜湯一碗。



先喝西洋菜湯,味道非常對胃口,老火煲成的湯濃郁清甜,除了在家外很少喝到這種濃度的西洋菜湯。最妙是下了不少小臣最愛的陳腎,還要煲至極腍,一邊吃一邊忍不住在讚。



金錢雞在今天已經幾乎絕跡,近年我只在大喜慶吃過。這裡居然可以逐件點,就是一個人來也可以嚐一嚐。金錢雞其實沒有雞,材料是冰肉、蜜餞叉燒及雞肝,再掃 上蜜汁燒成(得龍還在上面加上了一片薑)。冰肉就是肥豬肉,加上膽固醇高的雞肝,今天人人視此為健康的大敵,金錢雞自然不再流行。可是那種複雜口感交織而 成的味覺享受,卻一定要不顧後果放進口中才感受得到。



啫啫芥蘭上桌時才把芥蘭放入燒紅的鐵鍋上,伴著吱吱作響的聲音是一片誘人的香氣。只是芥蘭炒得稍腍了一點,另外檯面太小,有少許油濺到了我的襯衫之上。



太爺雞等了很久才上桌,因最後的煙燻工序是即叫即做的。太爺雞是先以豉油及鹵水香料把雞煮至八成熟,餘下的兩成則再用煙燻熟,非常花功夫,所以已經接近失傳。



這裡用上黃油雞,嫩滑非常,既有豉油雞的香又有煙燻雞的甘,十分美味,最重要是不像上海的煙燻雞那麼乾。小臣一個人就幹掉了半只雞中的三分之二。

很滿意得龍的傳統菜,希望有機會找多些人來試試它的其他名菜如野雞卷、焗魚腸、山渣咕嚕肉、砵酒焗生蠔、糯米飯焗蟹等等。
年近歲晚,當然又是和摯親及好友團年的時候,小字輩的團年飯擇了在昨天(10/2)吃,地點選了小臣大力推介的得龍。除了小儀未克出席外,在香港的小字輩全部到齊,另加一早報了名的小頭和小Q。

一星期前訂了位,女侍應已經提醒我需早十五分鐘到場等候,到達時果然人山人海,七時左右已經有人吃完離場,而我們大約等了廿分鐘才可入座。點菜方面基本上不用煩惱,未入座前眾人已有共識,打開餐牌一看,大部份我們想點的菜果然就是最多「星」推介的菜色。

小Q帶來紅酒一支,還自備開瓶器,果然是有備而來。吃高膽固醇菜喝點紅酒,可減少罪惡感;而這酒也頗醇厚,適合不懂酒的小字輩,謝謝小Q。

這 天的上菜速度甚快,還未試真酒味,金錢雞和例湯而端上桌來。這晚的金錢雞比上次吃到的還要美味,主要是三件頭的厚薄均勻(上次的雞肝甚薄),夾著一起吃不 會只有肥肉或叉燒的味道。不過大部份女士們都挑去了冰肉,吃不到此物的真味。例湯是芥菜黃豆鹹肉湯,煲得濃、甜、香俱備,每人只分到一小碗,對我來說有點 不夠。男侍應把鳳尾蝦錯聽為糯米蝦,不過既來之則吃之,鮮甜的河蝦的鮮味滲進了糯米內,不錯吃也。
一 邊吃菜繼續不斷上桌。砵酒焗生蠔乃是晚的大驚喜,拍生粉後走油的肥美大生蠔,再加入小洋蔥和蒜頭以蠔油及砵酒焗得香氣撲鼻,是小臣的最愛。山楂咕嚕肉一陣 酸氣刺鼻,但吃下去又不太酸,梅頭肉肥瘦適中,外皮炸的鬆脆,酸汁均勻地沾滿整件肉,碟上卻沒有剩餘的醬汁,連一向不吃這道菜的小臣也禁不住讚不絕口。

再吃蝦乾魚湯煮紹菜(津白),極濃的魚湯再加上蝦乾吊起的鮮味,簡直是不得了,大夥兒決定安歌,一共吃了兩煲(只是第二煲略鹹了一點)。焗魚湯不過不失,小妹找到有荔芋在內,有點奇怪,我則不喜歡發得過大的油條。

來得龍當然不能不吃太爺雞,依然是燻得香而不乾,雞味濃烈而甘香,讚!
開開心心飽餐一頓,每人不用一百元,這種屋村價錢但大酒店也吃不到的美味,希望不會因新蒲崗未來的發展而消失。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