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尋此 Blog

Loading...

Tuesday, March 18, 2008

湯水雜俎 - 王亭之

侍兒阿品往夷島十日,此十日,王亭之無湯可飲。阿品一回來,立刻炖湯,此乃真知王亭之習性者。

王亭之每餐無湯不歡,所以最怕旅行,旅行地點一離廣州,便到處只能供應「羹」而不「湯」,尤其是中國北方,似與湯有仇,故住之三數日便懷念西洋菜煲豬腱、沙參玉竹煲豬肉,以至冬天最為適宜的海參炖老鴨。

旅居北京時,有人介紹飲「藥膳」湯水,一見湯單,王亭之便立即避席,全部是藥材不說,最可怕的還是「複方」,四君子湯、補中益氣湯,全張藥方出齊,所以飲湯其實是飲藥。

於杭州時,以為雖無湯可飲,但最少有「曾經御賞」的宋五嫂魚羹可食,然而不然,宋五嫂魚羹已經變成宋五老太婆的馬虎之作,腥膻之氣沖鼻,只靠胡椒粉掩蓋,令王亭之想起幾位名女人的打扮。

因此在家千日好,至少還可以指望阿品興到時弄點湯水。如今海味之中,江瑤柱還算價廉,而且港人送此來做手信者亦多,所以王亭之近年便多飲炖江瑤柱。不煲而炖,乃取其冶味(不是「惹味」),最好是加瘦肉同炖,略加茶腿(用茶葉慢火出水的瘦火腿,取上腰封部分),滋陰養肺,合王亭之的「合尺」。

今日得飲好湯,一時高興,即草本文。

加拿大多倫多星島日報
2008年3月17日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