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尋此 Blog

Loading...

Monday, May 5, 2003

吃的罪孽 - 陶傑

中國 珠江三角洲暴發,粵佬鄉巴農民,一旦當家作主,放開肚皮大吃,下從穿山甲、毒蛇、蜥蜴、老鼠、蟑螂,上至波斯貓和華南虎,無一倖免。
中 國文化傳統,其實不但沒有叫廣東人亂屠濫宰,相反,中國的先民,一早就儆戒:吃要有節制。 左氏春秋裡,一個知識分子給魯國大王文公說了一段話:「縉雲氏有不才子,貪於飲食,冒於貨賄,侵欲崇侈,不可盈厭,聚斂積實,不知紀極,不分孤寡,不恤窮 匱,天下之民,以比三兇,謂之饕餮。」 縉雲氏,是黃帝時一個大臣。他的兒子貪吃。左傳這段話,意思是一個人沒有節制地貪吃,一定會把食慾轉化為更廣泛的貪婪。「侵欲崇侈,不可盈厭」,會變成一 名罪人,就像縉雲氏的兒子,吃成了一頭怪獸,叫做饕餮。  周朝的時候,還把饕餮這頭怪物,刻在食具的鼎器上,告誡人不可暴食過甚。這種 思想,很像天主教裡的七宗罪,把「暴食」(Gluttony)列為人性七大罪孽之首。天主教和佛教,都有一段時期或一個分支,追求苦行。苦行的第一要義, 是先學會抑制食慾。今天中國寺廟的匾額題字,最常見的叫「大雄寶殿」。大雄,是印度南部的一支苦行教,要求信徒少吃戒喝,連晚上睡覺,也只能站□睡,而且 只用一隻腳站立。 暴食,成為世俗罪惡最常見的表相。在電影《七宗罪》裡,一個知識分子變為連環 殺手,第一個正法的,就是一個喜愛吃意大利粉的大肥佬,導演把他的死相拍得陰暗可怖:背後中槍,一張腫臉埋在一盆意粉裡,番茄醬和血腥混在一起,地上爬滿 蟑螂,身上長出了蛆虫。饕餮之死,是兇手替天行道。 中國的先民,告誡人不要貪吃,不是出於膽固醇過高的衛生問題,而是出於品格道 德。夏殷兩代的覆亡,夏桀和商紂,不是亡於紅顏禍水的女人,而是亡於暴食。因此莊子說:「鷦鷯巢於深林,不過一枝;□□□□,不過滿腹」,勸人吃要知足。 廣東人吃得奢華,吃得貪婪,吃得醜陋,吃得邪惡,他們曲解「民以食為天」,胡說什麼「背脊向天,人皆可食」,這次瘟疫就在野生動物的屠宰場中醞釀而散播, 野味店的幾個廚師食客先中招,因果報應,珠三角成為暴食瘟疫的所多瑪城,亦是令有識之士,拍掌稱快。

No comments: